课程咨询/1对1课程:
 020-37617555
当前位置 : 主页 > 心理咨询服务 > 其他 >

原來,我们一直都在和自己相遇的路上

来源:为本教育  发布时间:2017-11-05 14:52 标签:相遇自己,成长

导语:人们总是说:「不要回头看。」然而有时候,我们需要回头看看自己走了多远的路。 该怎么去形容那时的自己呢? 读书成续平平,算是中上,但却永远拿不到那些最耀眼的第一名,也没

  人们总是说:「不要回头看。」然而有时候,我们需要回头看看自己走了多远的路。

  该怎么去形容那时的自己呢?

  读书成续平平,算是中上,但却永远拿不到那些最耀眼的第一名,也没差到做最独特的最后一名,在老师眼中算是乖巧,却也不算是特别乖巧,因为还有一些人更会讨好老师,永远做不了最受人注目的一个,长得也不差,反面地来说长得也不算好,就是普普通通,平平凡凡。

  把所有美好的词汇用上了,也只不是过是单纯、天真、爱笑、乐观,都掩盖不了一个突兀的词——平凡,太过于平凡,平凡得在任何一个人的青春里都一定出现过那样的一个人物,甚至还有时候不会察觉自己的故事里出现过这样的人物,就是这么平淡,无奇。

  有时候会敏感,只是因为一丁点大的事情就觉得开心或是难过。

  受不了那些不公义的事情,却也因为胆小而从未它们发声一次。

  非常讨厌落单的感受,讨厌自己不合群而用尽全力为难自己去挤进一个热闹的群体里面。

  从不是甚么美好的人,甚至心底里偶尔还是会出现一些黑暗负面的想法。

  这就是我,学生时期的我。

  太过于寒碜以及到后来的日子里我都不忍回想起那时那个如此简朴到无味的自己。

  总是想尽办法想要成为最闪亮的人。

  上了大学之后,完完全全地离开所有曾经深知我的人,于是才能够把过去完好无缺地封存起来,把它用力挤压然后塞进一个密封的盒子里,把它藏进心里最隐没的角落里,从此不想要再去触碰它,把所有的过往、所有的软弱和难过、所有的自卑和厌恶、所有的负面和悲伤、所有的疼痛和伤口,通通都这样子打包起来,丢在心里一个残破的角落里头,残破得连自己都不屑一顾,不忍去翻开来看,也许这样也很好,至少自己可以假装忘掉一些事情吧,我总是这么想。

  于是在看到了更大、更宽广的世界之后,我塑造了自己想要的模样,我想成为一个快乐又温暖的人,想要变得优秀、变得受欢迎,想要做最特别的一个,想要得到全世界的关注,为了成为一个这样的人,在大学里头的确花了很多的心血,拼了命地交了很多的朋友,用尽全力去念书,只为了得到那些分数带给人类的愉悦,想要变得漂亮,变得美好,想要成为所有人心目中美好的模样。

  后来我的确成功了,成为所有人羡慕的对方,开始的我很快乐,可是后来我渐渐地分不清楚,是因为我成为了这样的人而感到快乐,还是因为别人认为我成为了这样的人而感到快乐。

  两者有甚大的差别。

  简单来说,我是为了自己快乐,还是在为了别人的认知而快乐。

  我开始分裂起来了。

  甚至还能听到那些裂缝在崩裂的时候那清脆而响亮的声音。

  我终于被自己所分裂开来。

  一边是美好得虚伪的自己,一边是不堪得真实的自己,我开始分不清楚,到底哪一个是真的而哪一个是假的,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哪一个值得被我容许继续活下去,我说不清楚答案,两者都那么让人难以割舍。

  于是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每一个阶段的我。

  平凡普通的时期,最喜欢笑的我,可以为了只是看见喜欢的人一眼就快乐一整天的我,那时的世界很小,云朵很低,梦想很大,我想着我要到遥遥无境的地方去流浪,想着要牵起爱人的人在海边漫步一整个下午,我在那时与最单纯和天真的自己相遇了。

  在很爱一个人的时候,把他当成了我的全世界,拥有得不多却愿意为了见到那人的笑而给予自己的全部,那时的世界是他,他是我的全世界,而我和他却在人潮拥挤的世界里走失了,他猝不及防地离我而去,我失去了视之如命的他,因为相信所以从未留有任何余地给自己,于是这样赤裸地被他打破,在那时我与最破碎的自己相遇了。

  曾经非常努力想要成为一个特别的人,一个所有人眼中都足够好的人,故此拼了命地工作和读书,用尽办法变得优秀,得到别人的称赞,成为闪亮的自己,后来遇见了好多生命的过客,他们赞颂着我的美好,让我知道原来我也可以成为一个美好的人,那时我与最意气风发的自己相遇了。

  在无数着夜晚里,雨水泛滥成沙河,世界被大雾笼罩成一个浑浊的茧,我在发黑的冥暗中不断地辗转反侧,不断地反复交缠,不断地思索着人生的意义,所有生命的意识都沈到了海底里面,只剩下在被窝里微弱的呼吸,无法沈入睡眠,无法掉落梦乡,在最最绝望的时刻里,我和最悲伤的自己相遇了。

  在海水退潮之时,满地狼藉,是那些过去的碎片,它们坦荡如砥却仍然能够伤害到我,但我想已经无所谓了,我慢慢地变得坚强,慢慢地强大起来,慢慢地拾获一些从前的时光,终于可以好好地去正视着它们的存在,我想我正在和温柔的自己相遇着。

  还有很多个片刻的自己,你在哪里?我已经准备好要你们相遇了。

  你知道吗?我不打算要复原了。

  从前我一直在想,我一定要好起来,一定要像以前那样意气风发,一定要修补好所有的裂缝,我一定要像以前一样重新当一个完整的人,我不想要再如此支离破碎。

  可是后来我发现,原来那些东西都再也无法填满了,所有遗落在时光里面的东西,我们只有慢慢地去接受它们,接受失去、接受遗憾、接受错过和曾犯下的过错,接受那些错误深刻地烙印在我们的生命里面。

  原来到头来其实也不需要好起来了。

  也许正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裂缝,因为曾经被打破成碎片,我才明白了好多的事情,也终于可以成长成现在这个模样,而原来真正爱自己的人是不会在意自己是不是真的好得起来

  所以,亲爱的,我不打算迫自己好起来了,我始终相信时光会予以我们温柔,会风乾那些伤痕,无论自己喜不喜欢现在的自己,无论你到最后能不能好起来,原来都是我啊。

  都是最真切的我啊。

  心里某块被标示「危险区域」的那块土地忽然有了入侵者,在里面大肆叫嚣着、肆虐着、翻腾着,随即掀起一层厚冗的尘埃,一直一直四处飘零起浓浓大雾。

  不想提及、不想触碰、不想回望、不想踏进、不想抚摸、不想正视,那在心的禁区里封存了好久的盒子。
那里太痛了,只要稍微走进就深深地刺痛自己的神经,从记忆末梢不断迸发出来的疼痛。
那就让它在那里吧。

  尽管放弃会痊愈的机会也不想要再触及那些痛楚,你甚至不用偶尔去擦拭盒子上的千缕灰尘,你就放任那些伤痛安之若素地与你共存。
不用强迫自己好起来了,不用强制自己接受那些悲伤,也不用像他们所说的相信一切都会好的,反正很多时候只有自己知道其实是不会变好的。有些伤有些痛有些失去尽管提及多少次都还是会痛不可抑,这就是我们脆弱的地方。

  所以,没关系啊,真的没关系,好不起来也没关系,我们每个人不都带着一些伤痕累累的躯壳生活吗,即使千疮百孔还那么努力地存在着。如若还不想触碰伤口那就封存它们,总有一天禁区会满布尘埃,也总有一天不再释放些疼痛的负能量,到时候再去拾获那些心的碎片,到时候再去捡拾弄丢了的自己。

  真的不急,我们慢慢地,慢慢地前行,走着属于自己的步伐,踽踽而行。

  你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与自己和好如初。

  也许生命的本质就在于经历。

  在这条迂回的路程里面,原来我们一直都在和自己相遇的路上。

  本文摘自时报出版《与自己和好如初》

相关文章




客户评价Customer Evalu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