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咨询/1对1课程:
 020-37617555

如何走出重大灾害后的心理创伤?EAP咨询师告诉你

来源:为本教育  发布时间:2018-04-24 09:51 标签:EAP,灾后创伤

导语:重大灾害事故往往突然之间发生,猝不及防,粉碎了很多和乐的家庭。伤害从爆炸的那一秒开始,结束的日子,却是无法预期的遥远,可想见家属的煎熬;然而,当你的孩子从危难中脱困

  重大灾害事故往往突然之间发生,猝不及防,粉碎了很多和乐的家庭。伤害从爆炸的那一秒开始,结束的日子,却是无法预期的遥远,可想见家属的煎熬;然而,当你的孩子从危难中脱困,困难才正要开始。

  注意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EAP咨询师马绍斌表示,在心理学、精神医学上,一个人若遇到重大事件,例如生离死别、重大灾难等,会出现所谓的“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症状如下:做恶梦、脑中无法控制某些图像浮现、罪恶感、强烈的情绪反应等。

  有一个真实的故事是:一位年约50的男性,高中时,跟两名同学并排在大马路上骑脚踏车,一辆大卡车从后面撞上,左右两侧的同学都不幸丧命,独留他一人活着。这30多年来,他始终无法摆脱这场梦魇,眼睛只要一闭上,就是那个天人永隔的画面,不停回放。他总是觉得活的不快乐,内心有一个阴暗的角落,不想让别人知道。

  在面临重大负面事件时,人也会自然而然产生心理机制的过程,包含:震撼→拒绝→愤怒→调适。在被告知得到癌症或运动选手经历严重运动伤害等,在第一时间人们会先震撼,心理浮现了一个无解的问题“怎么会是我呢?一定是搞错了吧?”接者,我们开始产生拒绝的反应。在此阶段,大部分的人可以在1至2周后接受,并进入下一个阶段,少部分的人则会出现解离(注)、退化等症状。

  接受现实之后,往往接下来的情绪是极大的愤怒。像这次八仙的尘爆,家属、亲友愤怒的对象除业者外,很可能包括事件所有的相关人,包含邀约受害者一起到场的同学、家人等。除此之外,愤怒还可能扩及医护和政府等,撇除政府的疏失和不足,奋力抢救的医护人员是无辜的,但是极度的伤痛会让家属不经意将其愤怒转移到医护人员身上。

  正视愤怒,是疗愈的开始

  “愤怒是遇到创伤时正常的反应”,马绍斌医师解释,纵使愤怒的情绪是人之常情,但若不被正视,后果将会如滚雪球般的恶性循环,造成对自己、亲友更多无法弥补的伤害。

  曾经有一个心理谘商的个案,一个20几岁的姊姊,十几年前带着12岁的弟弟一起去玩水,但是弟弟不幸溺毙。事发后,母亲将矛头完全指向姊姊,对他无法谅解,持续的愤怒与不谅解,导致姊姊一直活在罪恶感中,除了努力工作,完全没有朋友,更拒绝任何两性关系。

  愤怒是现代社会严重的问题之一,它来自生活、经济、婚姻等。多年看诊的经验让马绍斌医师感叹,累积的很多愤怒就像负面的能量,让现代社会不和谐,大家恶言相向。这也是为什么,如何正面看待、处理自己的愤怒,是此刻很重要的课题。

  马绍斌医师说明,首先,受难亲友得先承认、面对“确实很生气”的事实,不要把怒气憋在心里,因为情绪终究需要寻找出口。“要原谅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因此得先察觉自己生气,进而接受自己生气。

  愤怒没有不对,只是必须要找到适合的方式发泄。马绍斌医师建议患者亲友可以运动、打沙包、到无人的地方吼叫等,寻求专业谘商,也是方法之一。但是千万不要累积愤怒,或胡乱发泄愤怒,否则生活将会造成很大的问题。

  如果在患者救治、复原的过程中,发现处理得不好,还是可以表达意见。但是处力事情和处理愤怒,需要分开处理,不能因为情绪,造成不必要的冲突,因为若没有适当的处理,愤怒的连锁反应,会让后续出现更多挫折、愤怒。

  接受失去,才能拥抱未来

  愤怒之后,紧接者是“接受”,但是“接受”不是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新的且艰钜的挑战。当八仙尘爆的受害者亲友要接受事实时,会面临到的问题有以下几点:

  患者伤势严重度真的很高

  患者生命威胁可能会持续一阵子无法摆脱

  病情稳定后,要面对长期的医疗(植皮等)、复健过程,以及众多后遗症

  伤员一辈子的生活、工作、社交,婚姻都会受很大的影响

  此时,家属可能会产生调节障碍-混合焦虑和忧虑(mixed anxiety and depression)。焦虑的症状有失眠、自律神经失调(心悸、手抖等)、烦躁、肌肉紧绷、头痛,本身就有焦虑症、恐慌症的患者,病情可能会被诱发或是加重。忧虑的症状有—心情不好、食不知味、提不起劲、内疚、甚至自杀的意念等。

  马绍斌医师表示,门诊中大多数的忧郁症的患者,若仔细探究,很多是至亲突然过世,尤其现代人孩子生的较少,亲人相对越来越少,所以亲人的离去,往往都会造成很大的创伤。这种情况若长期发展下去,可能导致忧郁症,所以家属要非常重视焦虑或忧郁的处理。

  生活与患者照顾的杠杆平衡,是一家恢复和乐的关键

  再者,马绍斌医师也建议家属,在生活与照顾患者之间,一定要有计划,而且计划中要取得生活与患者照顾的平衡。杠杆一旦失去平衡,疲乏、焦虑就会影响到生活、工作、家庭、人际等,恶性循环下来,导致更多的问题,甚至出现忧郁。此时,马绍斌医师建议家属,寻求专业谘商、心理治疗,若专业认定有需要,也会搭配药物治疗。

  自定义计划的部分,包含—假如今天患者要花2年的时间复健。这2年,家属要妥善分配工作、生活的时间,如此才能降低生活变得一团乱的情形。虽然情绪受影响,但是因为复健过程非常漫长,所以正常生活中的工作、运动、休闲、社交还是要尽量维持,这很重要;因为只有如此才能更快克服,及早走出伤害。

  承认既有的损失,从基准点活出一个加法的人生

  不可逆的伤害已经造成,只要能好好面对,家属一样可以陪伴患者迎向未来。家属可能失去一个孩子,患者可能失去正常的生活、容颜,然而,一旦双方都能化解愤怒,承认自己的失去,就可以是加分的开始。

  比如说,看到孩子痛到哭,减10分,得不到想像中最好的医疗减10分,看到脸上丑陋的疤再减30分等;但反过来,家属如果在看到孩子从加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就把0分加到10分,出院再加10分,复健有进步又多加10分,随时鼓励自己和患者,纵使可能永远无法达到满分,但是双方透过设定共同目标,一起努力,永远保持正向的态度,就能活出加法的人生。

  加法人生是正向、积极的生活态度,对亲人、患者都是最好的

  现在社会的家庭,小孩生得少,所以丧失孩子,极有可能是不可取代的痛。因此现今的受害家庭相较于过去,更需要专业的心理谘商协助。此外,整个社会的支持系统,相对过去出生率高的时代,越来越薄弱、甚至脆弱,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善用资源,寻求协助、旁人如何协助受难家属,是大家必须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目前在医疗费用上,家属并不需要过度担心,而如何长期维持稳定的生活、情绪,化解焦虑忧虑、处理愤怒,才是首要且最棘手的课题。

  注:解离多出现在低社经地位的中老年妇女,都会地区较少见。症状有幻听妄想、短暂性精神病等,或是过度悲伤晕眩醒来后,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说不出话来、不认得自己的亲人等症状。解离患者看似“装疯卖傻”,但实际是大脑为了要隔绝长期记忆(自身的痛苦记忆),所出现的自我保护机制,类似“自动断电系统”。

  EAP

  www.weiben100.com

相关文章




客户评价Customer Evalu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