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心理咨询
华南心理健康教育服务领航品牌
专业 · 权威 · 隐私
当前位置 : 主页 > 心理咨询服务 > 两性心理 >

女人最大的安全感,是根植于内心的力量

来源:为本教育  发布时间:2018-07-23 10:52 标签:情感,女性

导语:家匡匡在《时有女子》中写道: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 这是所有女人内心深处的渴望,也是孝康敬皇后被人

  

         家匡匡在《时有女子》中写道: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

  这是所有女人内心深处的渴望,也是孝康敬皇后被人艳羡的幸运。

  张皇后是明孝宗唯一的女人,独宠后宫十几年。

  人人都说她是最幸福的皇后,但是,在我看来,她的人生却有着三分悲。

  1.可叹恩爱夫妻不到头

  公元1487年10月,16岁的张氏,被册封为皇后,成为大明朝最尊贵的女人。

  但是,张后让全天下女人都羡慕的地方,不是尊贵的地位,而是她得到了丈夫独一无二的宠爱,真真正正过上了“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的生活。

  明孝宗朱祐樘,搁在现代,妥妥的“高富帅”:有颜值、有权势、有品位、有才华,最关键的是,待人宽容和善,是一个暖男。

  朱祐樘算得上是中国历代皇帝中的一股清流。他不好女色,用情专一,终其一生只娶了一个老婆,并且对老婆十分疼爱。

  有次,张后嘴里生疮,明孝宗亲自给她端药拿漱口水,张后被侍女扶着坐起来时,瞪了皇帝一眼,简直就是一副恋爱中的小女人模样。

  这要是换成旁人,估计早就勃然大怒了。要知道,在男尊女卑思想横行的时代,即使是贵为皇后,也要对自己的皇帝老公毕恭毕敬,绝对不能逾越规矩。

  可明孝宗非但不生气,还担心自己咳嗽会影响到皇后休息,特意走下了床榻。

  还有次,明孝宗在宫中设宴,张后的母亲金氏也来了。为了表示恩宠,明孝宗不顾祖制,让岳母用金器吃饭,又在宴会结束后,把这套餐具赏给了她。

  张后撒娇说:“母亲得了赏赐,我父亲没有得到赏赐呢。”明孝宗不愧是“宠妻狂魔”,大手一挥,又赐给岳父“御膳一席”。

  有些婚姻,会把女人变成一个孩子。

  多少女人希望像张后一样,遇到一个“你在闹,他在笑”的男人,然后在这样的疼爱里,无忧无虑地过下去。

  可是,婚姻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付出,而是两个人的互相成就。即使看起来再幸福,女人也不能忘记自身的成长。

  因为成年人的世界,从来就没有容易二字。当你觉得生活快乐简单时,那不过是另一半在替你承担压力。

  2.可悲纵容溺爱惹烦忧

  比起专宠后宫,张后最被人诟病的地方,是她对两个弟弟的纵容。

  她进宫当皇后的时候,两个弟弟只有几岁。后来,父亲张峦去世,寡母、长姐对他们溺爱纵容,缺乏应有的管束。

  再加上明孝宗爱屋及乌,分别封妻弟张鹤龄为寿宁侯、 张延龄为建昌侯,这让俩兄弟更加胆大包天、飞扬跋扈起来。

  嚣张到什么地步呢?据说,有次俩兄弟到宫里喝酒,趁着明孝宗出去的功夫,喝得半醉不醉的张鹤龄,拿起孝宗放在一边的皇冠,就往自己的头上戴。被太监何鼎喝止,因此怀恨在心。

  不久,俩兄弟跑到张后面前告何鼎的状,张后非但没有趁机教育自己的弟弟,反而帮着他们,让孝宗处罚何鼎。最终,何鼎被孝宗下放到了锦衣卫。

  为了在大臣和皇后娘家做好平衡,“国民好老公”明孝宗,不止一次地私下里打过圆场,甚至还替妻弟们,请大臣喝和解酒。

  有个不省心的弟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姐姐是“扶弟魔”。该教育弟弟的时候,选择了纵容;该惩罚弟弟的时候,选择了袒护。

  可能有人会想,作为姐姐,帮助弟弟有错吗?

  这件事本身没有错,错的是她游离在感性和理性之间,对弟弟的种种荒唐行为,一次次选择了视而不见。

  她像所有姐姐一样,困在“长姐如母”的教条里,对家人付出真心,对弟弟寄予厚望,希望娘家是自己永远可以停靠的港湾。

  然而,正是这样无底线的纵容,为他们以后的结局埋下了祸根。

  3.可怜夫亡子逝话凄凉

  当然,张后能在后宫里专宠多年,也不是无能之辈。

  她的儿子朱厚照死后,没有留下一子半女,京城局势一度到了危急时刻。

  张后顾不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连夜与大臣商议,推选了明孝宗弟弟的儿子朱厚熜即位,也就是明世宗。

  但是当时朱厚熜还远在湖北,而奸臣江彬又控制着京城的禁卫部队,对皇位虎视眈眈。

  张后经过冷静分析,沉着果断、镇定自如地把控着全局。

  首先,她与杨廷和等大臣,草拟出一份先帝的遗诏,调离了江彬的一支队伍,然后设计把江彬逮捕处死。又迅速出击,扫除了所有反动余党,稳定了朝政。

  其次,在她主政的四十七天里,她裁减宦官,惩奸除恶,提拔人才,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

  可以说,没有张后的运筹帷幄、力挽狂澜,就不会有朱厚熜的登基为帝。

  这个曾经被丈夫捧在手心里的女子,在夫亡子逝后,褪去了青涩和任性,第一次展现出了自己非凡的政治天分。

  但是人贵有自知之明,既要懂得乘势而上,也要知道急流勇退。

  只有看清形势,进退有度,才能在生活中,立于不败之地。

  可惜,张后不懂得今非昔比,在接见明世宗的生母蒋氏时,仍然用对待藩王妃的方式,甚至在见明世宗的时候,也总是一副矜贵倨傲的样子。这让本就刻薄寡恩的明世宗十分不满。

  再加上两个不省心的弟弟,在外面屡屡犯错不知道收敛。明世宗内心积攒的火气越来越多,对张后也渐渐冷淡起来。

  最明显的对比是,明世宗给蒋太后过生日时,大肆庆祝,而等到张后过生日的时候,明世宗直接下旨,“免命妇朝贺”。

  后来,张后的一个弟弟犯了错被人告发,张后为了求情,散开头发穿着破烂的衣服,坐在草席上求明世宗能网开一面。但是未能如愿。

  最终,张后郁郁寡欢,一病不起。

  这个半生荣耀半生凄凉的女子,在孤独无助中走向了生命的终点。

  在中国历朝历代的皇后里,孝康敬皇后张氏,算不得有多出色。

  比起武则天,她缺少政治野心;比起长孙皇后,她不够贤良淑德;比起孝庄文皇后,她不够睿智从容......

  后人说起她,也是贬大于褒。但正是因为她的不完美,正是因为她的人间烟火气,才让我们在她的身上,发现了自己的影子。

  有哪个女人不想独得丈夫宠爱;有哪个女人,忍心抛下娘家人不管;有哪个女人不想过稳定的生活;哪个女人不想从生活中,得到满满的安全感呢?

  可是,命运从来就不会格外优待谁,即使是贵为皇后。

  她的前半生,春风得意,享尽荣华;后半生,夫亡子逝,孤独凄凉。

  她人生的悲剧,就在于内心不够强大,一直试图从别人那里寻求安全感。

  年轻时,她渴望从丈夫那里得到独一无二的爱;中年时,她渴望从儿子那里得到稳定的后半生;晚年时,她渴望从弟弟那里得到依靠,从新皇那里得到尊重。

  但是,她不知道:没有人能被保护一辈子,女人真正的安全感,是根植于内心的力量。只有练就强大的内心,才能在生活的海洋里,迎风斩浪。

  就像李嘉诚说的:真正的归属感,就在于我们的内心深处,对自己命运的把控。

  而我们只有在经过生活的千锤百打后,才发现:有些痛,只能自己抗;有些路,只能自己走;有些泪,只能自己咽。

  因为,这世上,只有我们自己,才是最终的归宿。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情感挽回
www.weiben100.com

相关文章




客户评价Customer Evalu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