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心理咨询
华南心理教育服务领航品牌
专业 · 权威 · 创新
当前位置 : 主页 > 心理咨询服务 > 两性心理 >

最好的爱情:肯同甘,不共苦

来源:为本教育  发布时间:2018-12-11 10:53 标签:情感

导语:秦观,字少游,乃苏门大才子,北宋顶级流量IP,苏轼曾夸他有屈原、宋玉之才,黄庭坚则赞他国士无双。 毫不夸张地说,若北宋也有女子梦中情人排行榜的话,秦观必位居榜首,天天

  秦观,字少游,乃苏门大才子,北宋顶级流量IP,苏轼曾夸他有“屈原、宋玉之才”,黄庭坚则赞他“国士无双”。

  毫不夸张地说,若北宋也有“女子梦中情人排行榜”的话,秦观必位居榜首,天天被粉丝疯狂pick。

  秦观一生官场失意,仕途不顺,整体走势为“起落落落落落”;

  但他情场却颇为得意,堪称“芳心收割机”,整个一“落起起起起起”。

  这个绯闻不断的风流才子,却用自身经历向我们传递了一个最好的爱情观——世间最好的爱情,从来不争朝夕。

  1

  真正的爱,可以“同甘”,不忍“共苦”

  秦观出身寒门,很早便娶了妻。妻子名叫徐文美,是一名富户之女,夫妻二人貌合神离,感情似乎并不是很好。

  不然秦观也不会在当官后,特意将家中老母接到身边侍奉,却把徐文美留在老家;

  也不会在传世的爱情诗里光写意中人,对徐文美却只字未提,成了钱钟书口中“公然走私的爱情”。

  后来,秦观收留了一个女孩来服侍母亲。女孩姓边,年十三,眉清目秀,聪慧灵动。

  边女一边照顾秦母,一边帮秦观整理诗稿,朝夕相处间,对秦观心生爱慕。

  六年间,边女不辞劳苦料理家事,还精通了诗文艺术,于是,秦观的母亲做主,让秦观纳了19岁的边女为妾。

  新婚之日恰逢七夕,秦观满心欢喜,心旌摇曳,以牛郎织女自比,赋诗一首:

  “天风吹月入栏干,乌鹊无声子夜阑。

  织女明星来枕上,了知身不在人间。”

  秦观还效仿恩师苏东坡的雅趣,给边女取了个名字叫“朝华”。当初,苏东坡娶佳人王氏为妾,便按照宋玉《高唐赋》里“朝云暮雨”的典故,给她取名王朝云。

  朝云、朝华,乍一听就像姊妹俩,一个比一个温婉动人,知心知意。

  正如王士祯在《香祖笔记》中所载:

  “秦少游有姬边朝华,极慧丽。”

  元祐九年(1094年),太皇太后高氏驾崩,哲宗亲政。“新党”之人相继还朝,“旧党”之人则连遭罢黜,苏轼一派被划入旧党阵营,唇亡齿寒,秦观也免不了受牵连。

  为了不连累朝华,秦观狠心将其遣返。有诗《遣朝华》为证:

  “月雾茫茫晓柝悲,玉人挥手断肠时。

  不须重向灯前泣,百岁终当一别离。”

  本是牛郎织女天作合的佳话,竟以此悲剧收场,着实令人唏嘘。

  其实朝华无意贪图富贵,她只愿朝朝暮暮陪伴在夫君身边,只求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于是,仅过了20多天,朝华就因思夫心切,恳求父亲为其传信。秦观心软了,派人将她接回。宋代张邦基在《墨庄漫录》中所载:

  “朝华既去二十余日,使其父来云:‘不愿嫁,乞归。’少游怜而复取归。”

  不得不说,在秦观身上,我们看到了世间最好的爱——

  我们可以同甘,共享荣华富贵,但我实在不忍心你陪我吃苦,只好故作无情,将你推开。

  但他到底低估了边朝华对爱的坚韧。对边朝华来说,爱一个人,从来就与地位、财富毫不相干。

  纵使粗茶淡饭,棉麻布衣,只要有你,我也满心欢喜。我可以陪你显赫人前,功成名就,也可以与你共担风雨,细水长流。

  我要你知道,我一直都在你的世界里,不争不吵,不离不弃。

  2

  喜欢就会放肆,但爱就是克制

  果不出秦观所料,绍圣元年(1094年),哲宗亲政后,秦观先是被贬至杭州,后又被“削秩”,去除了所有的官职封号,开始了长达七年的贬谪生涯。

  当时的秦观,对仕途极为悲观,他不愿朝华和他一起受难,再次萌生了将其遣送的念头。

  于是,秦观借口“修道炼丹”,说朝华在他身边会让他想入非非,难以专心,强迫朝华离开自己。

  修道在当时来说是功德,朝华不忍阻止爱人,更不愿自己成为他的羁绊,便含泪同意了。

  临别时,朝华依依不舍,泪眼婆娑,秦观见状,心下愈发不忍。回到房间后,奋笔疾书,写下了第二首《再遣朝华》:

  “玉人前去却重来,此度分携更不回。

  肠断龟山离别处,夕阳孤塔自崔嵬。”

  这是秦观第二次用“玉人”二字比喻朝华,玉人,冰清玉洁之人,秦观又怎么忍心让她受到牵连,去蹚那污浊不堪的政治浑水呢?

  说到底,秦观完全可以为了一己私欲,留下朝华服侍,陪他共度艰难。朝华也完全愿意这么做,自始至终,她要的不过是郎君身边每一个完整的朝夕罢了。

  但秦观没有这么做,只因他爱她,哪怕自己会难过,也要保她平安顺遂。

  世人皆知,秦观是风流才子,他招惹过很多女子,惹下了不少风流债。

  对于歌伎,他冲动、放肆、洒脱,这是喜欢;

  对于边朝华,他冷静、克制、包容,不忍心伤她一丝一毫,这是爱。

  塞林格在《破碎故事之心》中写道: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

  但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秦观对边朝华对爱,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因为喜欢会放肆,但爱就是克制。

  3

  最好的爱情,超越生死,不争朝夕

  朝华离开后,又逢七夕,秦观触景伤情,写下了脍炙人口的千古名词《鹊桥仙》。

  秦观被一贬再贬,颠沛流离,苦不堪言;朝华则独居杭州,思君心切,数度鸿雁传书,却杳无回音。

  秦边二人像极了隔着银河遥遥相望的牛郎织女,只不过牛郎织女每年七夕都能相会,秦边二人却注定再难团圆。

  元符三年(1100年),哲宗驾崩,徽宗即位,大赦天下,秦观得以回京复命。

  途经光华亭时,秦观心情大好,一边赏景,一边向客人说起梦中所得的那首《好事近》:

  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

  念着念着,口渴了,侍从端了水来,秦观却紧闭双眼,含笑而逝,享年52岁。

  去世之前,秦观早已给自己写下挽词:

  “家乡在万里,妻子天一涯。

  孤魂不敢归,惴惴犹在兹……”

  直到临终,他都没能忘记朝华。

  朝华在得知秦观的死讯后,痛不欲生,削发为尼,从此青灯古佛,了此残生。据说,若干年后,朝华圆寂时,手里还紧紧攥着秦观的诗稿。

  在这个世界上,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留下来的那个人,该是怎样的心灰意冷?

  贾宝玉在林黛玉死后出家,一句“我为林姑娘病了”惹无数人心碎;

  “何为挚爱?”“金风,玉露,人间无数。”

  “可否具体?”“情深,意重,不争朝暮。”

  “可否再具体?”“一见秦郎,终身误。”

  世间最好的爱情,无关生死,不争朝夕。若深爱,纵阴阳两隔,亦痴心不改;若不爱,纵日夜相伴,也不过是相看两相厌罢了。

  只要心里有彼此,什么时间、距离,统统都会给爱让路,此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4

  曾听过一首英译过来的诗,很美: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

  日为朝,月为暮,

  卿为朝朝暮暮。

  朝暮相伴的爱情固然惹人羡慕,但不争朝夕的爱情,才更经得起一切考验,才能在时光的洗礼和冲刷中,愈发深沉、刻骨。

  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在这个快餐式爱情的年代,得一人心太难了。

  我们怕异地恋,怕爱情输给时间和距离;我们不敢轻易去爱一个人,怕自己受到伤害;

  我们甚至认为,那些诗里的美好爱情都是假的,我们此生怕是遇不到、等不到了。

  但正如《玻璃樽》所说:“人生下来的时候都只有一半,为了找到另一半而在人世间行走。有的人幸运,很快就找到了。而有人却要找一辈子。”

  所以别怕,时代越残酷,我们越不能被其同化;纵使受伤、心碎、流泪,也始终要对真爱满怀期待。

  因为你等的人,此刻也在拼命奔向你。

  因为最好的爱情,只看天长地久,从来不争朝夕。

相关文章




客户评价Customer Evalu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