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咨询/1对1课程:
 020-37617555
当前位置 : 主页 > 心理咨询服务 > 青少年 >

亲子教育-听孩子说,胜过对孩子说

来源:为本教育  发布时间:2018-05-03 10:10 标签:亲子教育

导语:亲子教育-听孩子说,胜过对孩子说 我太爱跟女孩们聊天了,我常把我自己的奇思乱想告诉她们,例如我觉得刚出生的婴孩对于上辈子的事情是记得的,因为不想忘记,所以来到今生才

  亲子教育-听孩子说,胜过对孩子说
 
  我太爱跟女孩们聊天了,我常把我自己的奇思乱想告诉她们,例如我觉得刚出生的婴孩对于上辈子的事情是记得的,因为不想忘记,所以来到今生才会一直哭泣,女孩们对于这个话题饶有兴致,我就这么一路说啊说的,就聊到了姐姐的胎记。
 
  说到胎记,我又觉得自己有了新的理解,我看着大女儿说:“你出生的时候很快,推进产房没多久就生出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可是这个小女孩的屁股上却有一块很大的胎记,姐姐,你上辈子一定是个很重感情的人,你或许还不想那么快投胎,但是时间已经到了,妈妈要把你生下来了,于是在你后面排队的人用力地踢你的屁股,所以才会有这么大块的瘀青呀。”
 
  大女儿听我这样说,好奇地问我:“妈妈,你怎么知道我舍不得?”
 
  “你出生之后,一直哭,你哭,或许是对上辈子有所不舍,或许是因为你不了解你的爸妈是怎样的人,你很担心,很害怕,所以才会哭吧。”
 
  “我现在那块胎记还在,可是妈妈,我没有小时候那么爱哭了,是因为我知道你和爸爸都是最好的爸爸妈妈了,对不对?”
 
  见我点头,妹妹也好奇地问:“那我呢?我的屁股上有没有很大一块的胎记呢?我出生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一直哭不停?”
 
  “不哎。”我笑着说:“你还在我肚子里的时候,只有在饿的时候或是听妈妈陪姐姐讲故事的时候才会拳打脚踏,其余的时候都显得特别安静。”
 
  “为什么我跟姐姐不一样呢?”
 
  “是因为你特别信任姐姐,你知道已经有个很棒的姐姐在期待着你的到来,所以你一点也不担心,在你出生的整个月里,你都是吃饱饱睡饱饱,让我跟姐姐都特别轻松。”
 
  “那我出生的时候,哭一定不是哭,可能是我在笑,是我不会表达笑,那我只能用哭的,是不是妈妈?”
 
  “你们啊,重感情,听话,乖巧,且又那么爱笑,妈妈真的超爱你们的。”
 
  我话才说完,手臂尚开张开,女孩们已经用她们温暖的小脑袋抵进了我的胸口,她们朝我喊:“妈妈,我也爱你!”
 
  “宝贝,你们要记得,妈妈超爱你们的,不管我今天做了什么,一定是因为在『爱』的基础上,如果妈妈做错了,让你们觉得伤心难过了,你们也不要害怕,一定要及时告诉妈妈,千万不要一个人生气,好不好?”
 
  “好。”女孩们童真地伸出手跟我打勾盖章,以此来跟我做了约定,不仅如此,大女儿还特别补充道:“我有什么秘密都要告诉妈妈,我还要保护妈妈!”
 
  我不知道,女孩对我的保护网,在此时已经悄然张开了。
 
  在我的观念中,有几点原则是我一直所坚持的,大女儿很用心,她将我时常跟她讲的话,用一张纸写下来,摆放在她的书桌上,工整的字写着:一、不可以说谎;二、有问题要及时跟爸妈讲;三、尊重长辈;四、不浪费食物……
 
  其他未被列出的选项我觉得可以再调整,随着生活的经历与成长,我们所有的感悟都会更深刻,唯独这四项,是我觉得人生必须具备的基本原则,可是女孩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跟长辈间的互动几乎为零,起初,我觉得我是调剂她们关系的润滑剂,只要我多多用心,她们的关系会有所改善。
 
  我还要保护妈妈
 
  有一次,我带女孩们准备出门,以往女孩都会跟长辈说声再见,但那天的女孩怎么都不愿意开口,长辈也因此大动肝火,那把怒火让家庭气氛瞬间变得低迷,我把女孩拉到角落安抚她:“打个招呼,很简单的几个字,我们说完就出门好不好?”
 
  女孩却倔强地摇了摇头,长辈见状更是恼怒,此时的责怪对像变成了我,因为我未能尽好家长的管教之责,才会导致女孩们那么“放肆”。
 
  长辈平日跟女孩并不亲近,互动为零,每回的见面交谈都是不欢而散,若我是女孩,也未必想要跟“不断泼自己冷水”的人交谈,但这仅是我换位思考站在女孩的角度看问题,我还是希望女孩可以明白,我们人生中的确会遇到很多自己不喜欢的人,虽然他们的批评让我们觉得心有不快,但不管怎样,都不能将他们定义成——他们的出现就是来伤害我们的,而要将他们当作——他们的出现是为了让我们学习一些事情的。
 
  女孩当天表现得很倔犟,不愿意打招呼,亦意味着无法出门,一老一小谁也不愿意让步,就这样僵持了很久,我再问女孩:“如果再不出门,我们玩沙画的行程就临时取消了好不好?”
 
  这个行程是一个月前就安排的,女孩们一直都充满期待,然而这一次,她竟斩钉截铁地说道:“好。”说完倔强地转身上楼躲回居室。
 
  我的恼怒,似乎是从长辈不经意间的“啧”开始的吧,但我的恼怒逗留的时间短暂,一如那声“啧”,从唇间发生之后就消失无踪。
 
  从我获得这个女孩开始。
 
  从我成为她的妈妈开始。
 
  从我愿意相信她开始。
 
  我的怒只在于我自己的无能为力,我的恼怒从不因为她们而起,我更加不会将这些恼怒加诸给孩子。我了解我的女孩,她从来不是这样的,她跟同学们互动非常好,班级选班长的时候,她以高票当选;她会讲故事给妹妹听,跟我父母的互动关系非常好,她会打长途电话跟我的父母撒娇聊天;她牵着我的手去菜场的时候,看见爷爷奶奶都会低头问好,只是何以今天会如此坚持她的倔犟呢?
 
  书房里,女孩噘嘴坐在床边,见我推门进去,把头低得更低。
 
  “怎么了?宁愿放弃玩沙画,也不愿意打招呼?”
 
  “不要。”
 
  “虽然很可惜,但这是你自己的决定,我还是会尊重你。”
 
  女孩怯怯地问我:“妈妈,我刚才是不是很没有礼貌?”
 
  “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想它造成的后果已经太晚了,但是如果你愿意,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坚持,就是不愿意打招呼呢?”
 
  “因为,他早上凶你哎。”
 
  听到女孩这样说,我觉得很震惊,我本能地问:“有吗?”
 
  女孩认真地点头:“他一直说你,我不喜欢他这样对待你。妈妈,你不是说过,我刚出生的时候,你不确定我的爸爸妈妈是不是好的爸爸妈妈,所以我才会一直哭?现在我不想哭,我想要保护你。”女孩的心思向来细腻,对于弱者她每回都冲在前面,保护对方,而不知不觉间,因为我对于长辈的“尊重”,或者说是“忍让”,竟让女孩对我产生了保护的念头,在她的眼里,我在那一刻是柔弱的对象,是需要被保护的。
 
  所以刚才的倔犟“反抗”,实则是女孩在替身为弱者的我发声呀!
 
  我庆幸自己未动怒,不然这场误会不知该如何消除,但我也丝毫感觉不到宽慰,何以我自己的问题需要女孩以她的方式来保护我?
 
  “宝贝,妈妈之所以没有替自己争一个道理,是因为我尊重他是长辈,我不一定要认同他,但是他拥有的说话权利,我不能没有礼貌地打断他,是不是?”
 
  “可是你还是可以替自己说句话呀。”
 
  “宝贝,妈妈可以不说话,但是绝对不可以跟长辈顶嘴,或许有一天,我会替自己说句话,但我不会跟他计较,不管他怎么对待我,他都是我的亲人。我知道你很想保护我,谢谢你。”我抱着女孩:“但妈妈不希望你以这样的态度来帮我『解决』问题,放弃去画沙画,拒绝跟长辈打招呼,呃⋯⋯这个主意在我看来,真是不太好!好啦,我们不要再烦恼这些事情了,现在我要惩罚你,罚你跟我一起出门吃冰淇淋!”话说完,我跟女孩都笑了。
 
  女孩再下楼的时候,看见长辈便鞠躬打招呼,尊敬长辈的习惯养成,直至今日也没有改变过。
 
  而我呢,为了不让孩子们用同样的方式想保护我,我变得坚强独立,拥有自主的能力,而在这个过程中,虽然常碰壁,但至少我让女孩们看见,妈妈在改变,年幼的她们不必为了保护我而必须舍弃一些礼节。等她们再长大一些,回头看来看看我当时的处境,或许她就不会如此难过。
 
  陪伴女孩们成长的光阴岁月中,我们彼此影响着彼此。如今再回头想想这些往事,我感谢女孩对我的贴心保护,但若时光倒流,回到过去,我还是会坚持自己当初的选择─让她的童年保有纯真的快乐,使她的心如一池清水,阳光洒满其上,温暖地熠熠发着光,这也是我最想保护你们的方式。
 
 

相关文章




客户评价Customer Evalu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