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心理咨询
华南心理教育服务领航品牌
专业 · 权威 · 隐私
当前位置 : 主页 > 心理咨询服务 > 心理疾病 >

在压抑以后——面对悲伤,你可以做的三件事

来源:为本教育  发布时间:2018-07-16 09:56 标签:压抑、悲伤

导语:我们时常听到电视名人在节目上感叹:现代人啊,实在是太压抑了。我们误以为压抑就是一件全然不妥的事情,而忽略了压抑在那个情境脉络下的正当性。这并不是代表我认同压抑作为

  我们时常听到电视名人在节目上感叹:“现代人啊,实在是太压抑了。”我们误以为压抑就是一件全然不妥的事情,而忽略了压抑在那个情境脉络下的正当性。这并不是代表我认同压抑作为处理情绪的方法是好的,但我的确认为压抑是在情绪溃堤之前,你可以给自己的体面,降低在不安全的情境下表露自我的风险。

  如果压抑的功能是让我们在面对失落时,纷乱的情感有个“暂时的安顿”,让这些感受能延后处理。那在压抑以后呢?我们又该怎么去梳理那些纷扰和混乱呢?你可以先辨识,帮这些复杂的情感取个名字。

  为失落带来的情感命名——叫得出名字,我们才比较容易适得其所的安放这些情感

  很多时候,失落的痛苦很强烈也很复杂,好像一大团有重量的乌云重重的压在我们身上,我们几乎无法因应这样复杂的痛苦。就因为这个痛苦组成太复杂了,我们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从什么地方开始感受与表达,用“想哭,但是哭不出来”来描述大概再贴切不过了。

  在这个时候,命名就是让这些复杂逐渐变得有条理的关键。

  仔细分辨这个痛苦当下,心中冒出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呢?对我来说,“可是我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这就是在当时的最痛。这当中包含了来不及的遗憾、对于错过的生气、对于身为一个主人没有好好陪伴在毛孩身边的自责。

  当我们可以辨识出,遗憾、生气、与自责,似乎那一块乌云就有机会消融成三个较小的部分,去开始体会这三件事情对我而言的影响与轻重。若是再深入一点去体会三者的份量,也许就不难发现,原来遗憾是这里头最深切的痛,远超出生气与自责的比重。那么怎么去让那些“来不及”可以有个去处或许就是这时候帮助自己解套的方法。

  回顾彼此的曾经——还没来得及的虽然遗憾,但曾经有的不会消失

  另一个在压抑之后能让这些纷乱的情感逐渐舒缓的方式,是重新回顾彼此一起创造的过去与曾经。想起曾有过的这一段关系,最醒目、最印象深刻的画面是什么呢?你还记得那个画面发生的时间、地点、场合、人物和故事吗?从那一个片段开始,你记不记得你们是怎么相遇?怎么开始变得有默契?感情又怎么开始变得厚实?

  也许当你在回顾的时候,想到曾经一起的有趣经历会突然笑出声,想到曾经的快乐会在心里觉得幸福与温暖,这对你我而言,对正在经验失落的复杂的我们,是非常珍贵的纪念。我们不会因为仅是回顾就痊愈,但我们会在回顾的过程里让这一段关系的记忆完整,让这个一份感情在我们的记忆里头不再是偏颇的存在。毕竟失落的痛是事实,曾经存有的快乐也是事实,过度聚焦在某一端而忽略另一端的存在,都是很辛苦的事啊。让曾经发生的快乐能够被回顾,我们才比较容易去面对与承认失去的事实,一点苦,配着一点甜,在苦与甜之间逐渐找到心情上的平衡。

  仪式化行为之必要——给彼此一个安顿与纪念

  在生理的角度上,死亡的确是生命的终点。但在感性与灵性的层次上,死亡真的是终点吗?

  这个问题太哲学,我们不在这里多谈。但有趣的是,宗教的阐述或是民间习俗上对死亡的描绘,往往是我们学习死亡或是所谓往生(After Life)这个课题,第一个接触且相对有系统的解释。透过这样的解读,我们能减缓对于未知的焦虑和恐惧,让我们知道死亡之后的去处。无论是佛教的轮回,或是基督宗教的蒙主宠召,都提供一个死后世界的概览,让我们可以想像和理解死亡,以及在那以后的何去何从。当然,另一方面,这些解释也提供在世的人,面对他人死亡的行动基础。

  想想曾经经验过的告别式和仪式,无论是哪一种仪轨和风格,都饱含了生者对死者的祝福和思念。仪式化行为的必要,是提供一个我们可以想念的空间和方式,让我们的思念可以流动,让哀伤可以在那个时候转化成祝福。尤其是前一篇文章中提及,有时候当压抑成了习惯,我们也实在不晓得该如何接触失落与表达悲伤。仪式,让我们在思念流动的同时,也能同时安顿情绪,光明正大的让那些哀伤有所归属。这个时候,重要的并不是那一份仪式有多体面,而是你在那当中,是不是能真正的去表达你的感谢、你的爱、你的歉意、你的道别,然后留下那一份你想纪念的情感。

  所以,命名、回顾、仪式化的纪念与祝福,提供这些方法与你分享在短暂的压抑以后,我们能怎么安放那些情感。毕竟逝者安息之后,生者的课题,除了面对死亡的焦虑,另一部分就是开始需要一步步让被搅动的情感安歇。

  广州心理咨询

  www.weiben100.com

相关文章




客户评价Customer Evalu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