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心理咨询
华南心理教育服务领航品牌
专业 · 权威 · 创新
当前位置 : 主页 > 心理咨询服务 > 心理疾病 >

告别焦虑,我有两个秘密分享给你!

来源:为本教育  发布时间:2019-10-08 10:18 标签:焦虑,秘密

导语:焦虑这东西,把人困住又不知如何行动,不舒服。或许也是基于这样的感受,这位朋友很想知道如何才能转化掉它。 这让我想起在书上看到过的两个故事。 1.故事1:移花接木的超我、

  焦虑这东西,把人困住又不知如何行动,不舒服。或许也是基于这样的感受,这位朋友很想知道如何才能转化掉它。

  这让我想起在书上看到过的两个故事。

  1.故事1:移花接木的超我、阉割焦虑

  一个男士是二十五岁的新进业务主管,不久前刚完成他的企业管理硕士学业,然后在一家大企业中取得了第一份工作。但他得了社交恐惧症,每当在工作场合需要面对一群人说话时,他有着严重的焦虑,喘不过气,说话变得结巴,以至于根本不能完整地说出一句话。与工作上的陌生人交流时必须先介绍自己,这是最让他感到焦虑的部分。他焦虑着自己的焦虑,看了不少焦虑自助书籍仍无济于事。走投无路之下,找了个心理咨询

  咨询师:在说出你自己名字的时候,你会有怎样的困难呢?男士:我不知道。咨询师:如果用几分钟的时间省思你的名字,心中会出现怎样的念头?男士暂停了一会儿说:哦,那也是我父亲的名字。咨询师:这带给你怎样的感受?男士:我想,是有一点不舒服。接着他说了自己的故事:父亲在他四岁时离开了家庭,从此他就是家里唯一的男性,每个人都说他像个大人似的,但其实他内心只是个孩子,并没有准备好去承担这样的责任。

  一方面他要迎合他人对自己的期待,假装是个大人,另一方面,内心有着过早居于父亲之位的虚弱感。这种虚弱感表现在,感受中好像已经超过了父亲,也好像是他自己赶走了父亲,于是随之而来的便是能力不足的羞愧和被父亲惩罚的恐惧。

  他说:“在众人面前说出我的名字,就好像我要变成父亲一样,这是让我感到焦虑的地方。”

  对超越父亲的羞愧和恐惧,便以置换的防御方式移花接木到了说出自己的名字这件事上。

  置换,是种妥协,直视骄阳过于刺眼,那就用手指着柔和的月亮,起码一些愿望和情绪可以得到些宣泄和表达。

  这样的焦虑和现实性焦虑不同,有着独特的防御层次和矛盾结构,这些防御层次和矛盾结构,藏在混沌的暗处、横亘在心灵的断裂带上,当遇到一些现实性事件比如进入陌生的交际场合、考试、需要作出人生重要决定等,便容易变得不稳定,晃出原本被压抑的焦虑情绪来。所以在被意识到之前,很难像现实性焦虑那样可以通过一些方法得到缓解和转化。

  何为现实性焦虑?比如一个项目的deadline迫在眉睫的感觉可以让我们连夜赶出PPT。这时,把焦虑转化为行动力,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稍微困难点,可以尝试把焦虑具体化,把担心的事情一条一条写出来,把有可能的最坏的结果在心理想象和“把玩”一遍,就像预先演习了一样,也可缓解预先被不断放大的焦虑。这里,焦虑是被转化为更清晰的梳理与面对。

  再困难点,想都不敢去想,难以“把玩”,莫名卡住的时候,便是潜意识冲突在作怪了。因为潜意识冲突使得焦虑强烈到难以把控和忍受了,就像这位男士遇到的情况。

  所以这时,在匆忙努力转化之前,不妨先进入心灵暗处,摸出焦虑的层次和细节,在体验层面上找到属于自己的、可以描述自己独一无二的焦虑的“潜意识语言”——体验焦虑并转化为语言的这个过程,本身就增强了对焦虑的把控力和忍受力。

  这位男士的焦虑时是以置换的防御形式造成的特定焦虑,一般在被理解到后,症状便会有缓解,因为置换引起的焦虑,像是钩子勾错了地方,把钩子拿下来,原本被钩住的地方的疼痛就缓解了。但是,以我个人感觉上看,这样的例子在当今的临床上并不多见,或许是因为置换之下的被惩罚的焦虑大多处于潜意识层面,而大部分来访者在进入咨询前就已经或多或少接触过精神分析的知识,比较容易通过自我觉察,自行把钩子松动了些。接下来,更多的是,怎么消化内心这把钩子,即改善感受层面的和父亲的关系。

  这种情况,是把表面的焦虑症状转化为对和父亲关系的反思与探索了。

  2.故事2:死亡阴影下的失去客体(爱)的焦虑

  大自然中不同树种的叶脉有着各式各样的纹路,我们包含潜意识冲突的焦虑也是如此。再来看另一个故事。

  一个女士的丈夫被派驻海外后,她开始焦虑自己未来的死亡,“我现在二十三岁,只要再过七年,我就要三十了。然后就要四十岁了,那时我的小孩将已长大。接着我将为人祖母并退休,随后我将会死去……然后我的父母会比我更快地离开世间”,怀着这些想法,她经常心跳加速而无法入睡。

  咨询师问:哪一件生活中正在发生的事情可能造成了你对死亡的恐惧?她立即回答说:跟丈夫派驻在海外一事没有关系。说完,她的眼眶开始泛泪。咨询师递给她一盒面纸。女士忽略递过来的面纸,继续讲述着。咨询师问:你为何不接住我递过来的面纸?她说:因为那是软弱的象征。咨询师:对你而言,承认自己需要别人帮助是否是比较困难的?女士承认说:我害怕软弱的感觉,因为这感觉关乎脆弱与贫乏。咨询师:而死亡似乎是脆弱与贫乏的终极处境,这让你非常害怕。

  接着,该女士探索了自己在依附和分离上的两难处境:她对父亲有着强烈的愤怒,但她潜意识里觉得自己的愤怒有摧毁性,会毁掉父亲,反而失去了对父亲的依附。所以她和父亲的关系夹在了一个狭窄的区域内:不能走得太近,那样要时刻控制自己的愤怒情绪,这种感觉过于紧绷:也不能走得太远,无人依附也过于可怕了。

  所以她的死亡焦虑来自于对脆弱与贫乏的恐惧。而她的内心确实是脆弱和贫乏的,只是她一直通过否认对别人的需要和拒绝脆弱的方式来防御这一点。她内心的脆弱和贫乏,来自于她一直无法处理好与父亲的依附和分离的两难,内心没有内化进一个承受得住现实离别的稳定客体,像一个飘零在外的叶子,还没有从树干上吸取足够的养分就要面临萧瑟的秋天。

  这位女士了解到焦虑背后的防御层次与矛盾结构后,虽然对死亡仍有恐惧,但也发展出了对恐惧的初步掌控力;随着咨询的进行,她内部客体关系的改变,也有助于进一步缓解对死亡的恐惧。

  个人觉得,与依附、分离相关的焦虑,即失去客体或失去爱的焦虑,更适合在关系中转化。就像这个案例中,潜在的一些东西在递面纸的咨访互动中活现了出来,继而有机会去探索、修复和内化。

  3.结语

  借助以上两个故事得以一窥人类内心的复杂奥秘。看似普遍的焦虑情绪,实则复杂。有时,感知到焦虑时,我们只是看到了海面上泛起的浪花,而更深更多的东西被藏在海面之下。这些东西可能是超我焦虑、阉割焦虑、失去客体爱的焦虑、失去客体的焦虑、迫害焦虑、崩解焦虑中的一种更多时候是多种不同比例的复杂组合。它造就了我们焦虑的独一无二性,也塑造了每个人生的悲欢离合。

  走在人生路上,碰到焦虑的绊脚石时,如果是一些现实性焦虑,我要恭喜你,因为它们大多可顺风顺水地转化为第一生产力,或者将其具体化后,也容易变得可接受和操控;如果碰到的是和潜意识冲突相关的焦虑,我更要恭喜你,因为这是一个契机,去了解属于自己的独特的防御层次和矛盾结构,它像大自然各种缤纷多彩的叶脉,正待你去探索和读懂它。此时,转化焦虑的过程,也是走进自己、走进关系、走进人类心灵奥秘的过程。

相关文章

客户评价Customer Evalu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