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心理咨询
华南心理健康教育服务领航品牌
专业 · 权威 · 隐私
当前位置 : 主页 > 新闻动态 >

临床心理师,心理咨询师,该怎么选择?

来源:为本教育  发布时间:2018-04-13 09:57 标签:心理咨询师,临床

导语:我这辈子念过三间大学,在中正念的是心理系,当时属于第三类组(现在还有这种分法吗?),硕士班在成大行为医学所,接受临床心理的训练,咨询心理学博士则是在台师大拿的。 身为一

  我这辈子念过三间大学,在中正念的是心理系,当时属于第三类组(现在还有这种分法吗?),硕士班在成大行为医学所,接受临床心理的训练,咨询心理学博士则是在台师大拿的。

  身为一个心理all the way的人,或许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但说实在的,我对这个主题没有太多感觉,长久以来我的读者似乎都对心理师这行很感兴趣,多次来信询问我两者的差别,我想干脆一劳永逸,写一篇文章来说明我的想法,就算是做选民服务(?)吧!

  这个主题非常敏感,往往沦为孰优孰劣的争论,因此我要特别强调,以下所写的,都是狭隘的个人经验与观点,或许大家能理解,即便是念同个科系的人,其主观经验可能截然不同!

  临床心理所在干嘛?

  在我的经验中,临床心理较重视“心理病理”,除了理解辨识各种心理疾病诊断外,也强调从实证研究中去了解每个疾病的成因、致病因子(vulnerability)与危险因子(risk factor)。也就是说,临床心理比较偏向以“疾病”为出发点去探索。另外,心理衡鉴(评价)也是临床训练中重要的一环,因为这也是医院工作中的很重要的业务。

  临床研究所的训练与医院工作息息相关,就我的了解,目前仍是以训练精神(身心)科的心理师为主,此外因为心理师在“神经科”与“复健科”也有一席之地,所以有些研究所也会开设相关课程。

  至于心理治疗方面,相对来说课程没那么丰富,也比较偏概论或者是“认知行为”学派的熟悉,没有办法,因为技能数大多点到心理病理与衡鉴方面了,回想起来,当年在硕三实习时根本是靠着胆量在做治疗的;但对于心理衡鉴,甚至鉴别诊断就有自信多了。

  在实习方面,临床心理一定要有在医院实习的经验,由医院任职的临床心理师当督导,因此对于医院体制比较熟悉。在研究取向上倾向实证主义,较多量化研究,去验证假设,因此对于统计方法与工具也要有一定的熟悉度。

  从咨询心理所可以学到什么?

  在我的经验中,咨询心理所的课程会比较贴近民众的需求(而非医院的需要),例如家族治疗、伴侣咨询、悲伤辅导等,这些都在社区执业时很可能派上用场。请别认为修了几堂课就足以打天下,即便是博班的课程仍只是让学生有个大略的认识罢了,要从纸上谈兵中学会实务工作是天方夜谭─怎么可能坐在教室学会游泳呢?

  相对于个别的心理疾病,咨询心理比较以理论为出发点,从不同的学派去理解与诠释人的问题,并提供解决之道。

  有得必有失,虽然咨询也有心理衡鉴、变态心理学,甚至是精神药物等课程,但相较于临床整个都是以医院工作做为训练脉络,咨询所学的衡鉴与诊断能力可能较难以胜任医院的需要。但话说回来,医院聘咨询心理师也很少是为了衡鉴或诊断就是了。

  实习方面,咨询心理较为多元化,随着个人偏好,可能会在各级学校、医院、社区等不同场域累积经验。但就我了解,即便是在医院实习,很多时候是由医师担任督导者,而非医院的心理师,因此学到的东西、经验甚至文化也与临床相差甚远。

  研究上较倾向质性研究,试着去了解人在不同处境的生命经验。是以理解为出发点,而不是如量化研究,去验证某些假设。

  工作后才是开始

  临床与咨询间长久以来处于对抗的氛围,一方面与工作权有关,在很久以前,咨询心理师不太有机会到医院工作,随着咨询开始往医院“进攻”,可以想见对临床心理是一种威胁,更何况现在医院的稳定职缺已越来越希有了。

  另一方面,临床排斥与咨询统称为“心理师”(前阵子有这样的草案出现),或许也与“物以稀为贵”有关,每年所产生的咨询心理师约为临床的三倍,良莠不齐的情况更为明显。但说真的,无论临床或咨询,都已是供过于求,只靠执照上的光环恐怕不太够亮。

  现在心理师进入战国时代,工作的困境与挑战我在其他文章中已谈过(请看文末的延伸阅读),不再赘述。我想强调的是,在许多工作冈位中,咨询与临床的分别已经没那么重要,说穿了真正在乎的只有心理师本身而已,这不是民众关心的重点。

  学校的训练只是个开头,说给想念博士班的人听,即便是博士的训练也一样,因为学校毕竟是学术机构,老师们不尽然对实务工作都很在行,此外,实务工作总得在实务中学习。有些令人敬佩的老师,在研究教学之余,仍然私下找督导精进实务工作,像是以人际历程取向闻名的吴丽娟,仍像个学生一样跟着李维榕学习家族治疗。教授尚且如此,学生又怎么可能在学校就精通十八般武艺呢?

  因此,我认为比大学更重要的,是工作后的训练与个别发展,随着个人的偏好与工作场域,去累积经验与能力。不要再期待大学能教导你所有工作所需。

  在我工作的华人心理治疗发展基金会,当中有社工、医师,以及两种心理师,平时和乐融融,不太会去分彼此,大家都是从事助人工作的同事,尊重与欣赏彼此的专业经验,我很荣幸能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身教大于言教

  最后,让我来告诉你一个秘密。

  心理咨询、治疗,不管你怎么称呼,只要是与人贴近的工作,再也没有比亲身经验更深刻的学习了。不论课程的内容,甚至是老师所说的言语,都没有实际的行为来的重要。

  就拿同理心来说吧,如果老师是用一种严苛的态度,去指责学生“怎么对个案那么没同理心”,那么学生是不可能学会同理的,他所学到的,只有严格、自责,或自己不够好。

  或许课程并没有那么重要,前提是能遇到如沐春风的老师(尤其是指导教授),能尊重、同理,且有界限地与你相处,这一切将会成为宝贵的经验,在不知不觉中,你也就学到了心理治疗中最重要的态度了(就算老师教的是统计XD)。

  “历程往往比内容更重要”,无论是学习历程或者咨询工作,都是真理。

  广州心理咨询

  www.weiben100.com

相关文章




客户评价Customer Evalu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