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心理咨询
华南心理教育服务领航品牌
专业 · 权威 · 创新

心理咨询中的常见提问

来源:为本教育  发布时间:2018-07-22 09:33 标签:心理

导语:前言 所谓咨询,咨,是商讨;询,是询问。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心理咨询原本更应该就是来访者提问,咨询师回答的游戏。但是比较吊诡的是,在绝大多数心理咨询会谈中,往往却是

 



前言

  所谓“咨询”,咨,是商讨;询,是询问。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心理咨询原本更应该就是来访者提问,咨询师回答的“游戏”。但是比较吊诡的是,在绝大多数心理咨询会谈中,往往却是咨询师问得更多。

  不光是问得更多,对于来访者的很多问题,咨询师还常常不给出直接的回答,或是以问题回答问题,顾左右而言他,或是回答得含糊其辞,模棱两可。在这种情况下,来访者可能感到不满意,而咨询师也常常觉得为难,不知是否要如实回答,如果不回答,又该怎样回应才是恰当。

  在来访者众多的问题之中,有三种最为常见,也最让咨询师纠结。

  第一问:我该怎么办?

  这几乎可以说是来访者最高频的提问了。每次会谈中,来访者再说了一大段自己的困难之后,此经典一问往往随之而来。

  “我的老公对我不好,我该怎么办?”

  “我的孩子不听话,我该怎么办?”

  “我不知该选A还是选B,你说我该选哪个?”

  ……

  一个没学过任何咨询会谈技能的人可能就会说,他们问你就回答好啦,咨询师不是专家嘛,就应该告诉别人该怎么办啊。

  而一个接受过基本的心理咨询训练的咨询师,可能会用以下思想来“武装”自己的头脑:

  心理咨询不是直接给建议,咨询师应该中立,所以不能随便将自己的经验、想法简单的套用在来访者身上,况且我们也不能保证,我们的建议一定也适用于来访者所遇到的情况;咨询师应该助人自助,而不是让来访者过分依赖自己这个“专家”,从而渐渐丧失独立应对困难和自由做出选择的能力。

  如果咨询师想得更深入一些,可能就会涉及到各咨询流派人性观的一些问题。

  精神分析流派认为,此时发生的既是退行,也是投射,也是移情,来访者在将一个软弱无能的自体,或理想化父母投射到咨询关系当中。来访者意识层面想要的是一个建议或答案,而潜意识层面想要的是一段关系模式的重演,甚至在理想化背后隐藏着潜在的攻击:“你这个专家的方法也不灵,不过如此嘛。”所以,咨询师要带着理解和节制去对这个问题进行诠释。

  人本主义的观点是,来访者总是有潜力去解决自己的问题,咨询师只需要提供理解,以及好的环境就可以了。

  家庭治疗的观点则是,咨询师要发挥家庭系统的自组织能力,要扰动,而不是直接干预。

  根据这些观点,咨询师的反应可以是:

  1、精神分析式的诠释:“当你这样问我的时候,我感觉就像作为权威或长辈,面对一个无力的孩子的求助,如果我不能马上给出一个万无一失的解决方案,我就该为这个结果负责。”这样的解释是比较猛烈的,尤其是在咨询的前期,如果回应得比较温和一些,就会类似于下面人本主义的方式。

  2、用共情来回避问题,“你现在看起来很焦虑,很想马上从我这里得到一个快速有效的方法,能够一下子就解决你的问题。”

  3、而家庭治疗师则会说:“当妈妈问这个问题时,爸爸(孩子)怎么看?有什么感受?”

  面对这样的问题,可能只有认知主义或行为主义会比较直接给出回答:你不知道怎么办,是因为认知信念(行为反应)出现了问题,你只要按照我们的方法,调整认知(进行行为塑造),问题就可以解决,我可以教你怎么办。

  比较以上回应孰优孰劣,或者给出一个更为标准的答案,并非笔者的目的。对于来访者的提问,理解永远比答案更为重要。当来访者向咨询师提问“我该怎么办”时,其实是让咨询师陷入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困境:“当我的来访者问我该怎么办时,我该怎么办呢?”

  对此曾奇峰老师有一个观点:比“我该怎么办”更重要的问题是“我想要什么”。这个观点与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论如出一辙。来访者在采取有效行动上存在困难的唯一解释,就是对于自己更深层、更真实的愿望缺少觉知的结果。用王阳明的话来说,就是“知而不能行,其实还是未知。”既然是未知,就要再一次反问自己:“我究竟想要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这个问题本质上就是防御和逃避,指向的是自己更难以启齿或者矛盾冲突的愿望。当我们有了这个理解之后,我们再来考虑该如何回答,只要咨询师是带着觉知的,怎么回答都没有太大的问题。例如,“当你这样问我的时候,虽然我很想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但是我也不知该怎么办……我这样说会让你有什么样的感觉呢?”

  第二问:“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问题还可以有很多其他的变型:如“你觉得我的选择对吗?”“你觉得我成功吗、好看吗、自信吗……”

  简而言之,就是来访者邀请咨询师对自己有关的一切做出评判。

  和前一问类似,咨询师们根据“尽量客观描述而不带价值评判”的原则,给出回应常常也是“以虚应实”,如“你自己是如何评价你自己的呢?”或者“听起来你很在意我会如何评价你?”或者“你最在意谁对你的评价?”

  用李梦潮老师的话说,就是“接招不要接得太实在了。”

  但在实际工作中,我们也可能会遇到比较执着的来访者,不被我们“糊弄”过去,非要一个实在的答案。这个时候,我们需要明白,这个来访者心理发育水平仍停留在更为早期的阶段,在他/她早年的经历中,十有八九有过也许不止一个“消极评判者”这使得他/她自我确定的感觉非常薄弱。这个时候,“以虚应实”的套路也许就不再适用了。

  写到这里,笔者不禁想起《扪心问诊》里苏菲的个案。Paul一开始不愿意将自己对苏菲所做的专业性评估直接告诉苏菲,直到咨访关系的张力已经非常大的时候,Paul才坦诚地读出了自己的评估报告,那是一个客观又不失细腻和温情的评价,并且Paul还强调说,那只是一个“不完整的开头而已”。那一刻,是Paul与苏菲咨询关系的一个转折。

  这个案例再一次提醒我们,虽然让来访者获得理性的领悟(自给自足)是我们的目标,但是在实现这个目标之前,也许我们也有必要先满足来访者一些缺失性的情感需要,如果我们希望来访者做更加深入的自我探索,那么在探索之前,我们也许有必要先提供一些必需的“营养”。

  第三问:你能不能告诉我关于你的……?

  如果说前两问是来访者在邀请咨询师突破自己的边界,那么这一问就是来访者直接突破咨询师的边界。这一类问题会涉及到咨询师的自我暴露,这一类问题可能是:

  “你结婚了吗?有小孩吗?”

  “你的婚姻幸福吗?你和孩子相处的融洽吗?”

  “你现在每个月的收入是多少?”

  ……

  为什么来访者会问这样的问题?在这一类问题的背后,可能隐含着对咨询师的竞争与挑战:“如果你的婚姻也称不上幸福,你凭什么来帮助我解决我的婚姻问题?”“如果你和你的孩子也有冲突,甚至你连孩子都没有,你凭什么来帮助我处理孩子的问题?”“如果你这么穷,你凭什么帮助我获得更大的成功?”

  对于这样的问题,李梦潮老师提供了几种可供大家参考的回应。

  1、新手咨询师的“缓兵之计”:“对于你的这个问题,我不知是回答好还是不回答好,我需要和我的督导师先谈一谈,下一次再来讨论这个问题,好吗?”

  2、我觉得我们的咨询应该更加专注在你的身上,如果我说出我的情况,会让你有什么感觉呢/对于解决你的困扰,会有什么样的帮助呢?

  现实中,一旦来访者问出这一类的问题,也许会比前两类问题更难用“套路”糊弄过去。所以李梦潮老师又提出了两种更有意思的回应方式。

  1、用幽默的方式来应对隐晦的“攻击”:“看起来我需要将我和妻子/丈夫/孩子幸福的合影,或是我银行卡的余额打印出来,挂在咨询室的墙上,或是放满我的朋友圈和微博,这样能够更有利于我来帮助我的来访者。”幽默的本质实际上是对性和攻击驱力的升华,能用幽默来回应攻击,才叫做接得住来访者的挑战。

  2、来访者的问题,其实隐含着他们对一些重大人生主题的态度,如“只有幸福的人,成功的人,自身没有心理困扰的人,才可以向别人提供心理上的帮助。”那什么是幸福,什么是成功,什么是心理健康呢?咨询师此时可以表明自己对于这些问题的真实的看法:“对于幸福、成功、健康……,我个人的看法是……,我这样说,你会想到什么?”这样的回应,比直接暴露自己的私人信息要更合适,也可以将会谈引入更深层的领域。

  小结:

  来访者可能在咨询中提出的让咨询师为难的问题不止这三种,此文没办法一一列举,但笔者在此还是想重申几个处理时的基本原则和看法:

  1、 咨询师回应时的状态,比回答的内容更加重要。例如,胸有成竹地拒绝,就好过遮遮掩掩地回避。

  2、 在坚持中立、节制等原则的同时,永远不要忘记真诚和真实的原则。

  3、 咨询师不轻易回答这一类稍微有点打破设置的问题,但不代表必须僵化死板地拒绝。只不过,在回答之前,咨询师自己要有充分的觉知(来访者为什么要问,我为什么要答?);在回答之后,做一些更深入的讨论与处理也十分必要(我这样回答,会让你想到什么?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4、 咨询师需要设置和“职业面具”,但也不是一味的躲在这些边界的后面。有时候,也许我们宁可冒一些犯错的风险,也不要逃避真实的“相遇”。
广州心理咨询  
www.weiben100.com

相关文章

客户评价Customer Evalu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