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心理咨询
华南心理教育服务领航品牌
专业 · 权威 · 创新

催眠的科学解释|它对你的大脑有什么影响?

来源:为本教育  发布时间:2019-10-15 10:42 标签:催眠

导语:催眠不仅是一种看似神秘的临床治疗方法,还是一项很受欢迎的技术,被广泛用在研究中。 没错,催眠一直被用于各种心理学研究。 那么催眠对大脑到底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它是否是

  催眠不仅是一种看似“神秘”的临床治疗方法,还是一项很受欢迎的技术,被广泛用在研究中。

  没错,催眠一直被用于各种心理学研究。

  那么催眠对大脑到底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它是否是真正有效的?

  具有科学研究价值的催眠技术

  用“催眠后遗忘”研究“失忆症”

  在与催眠有关的研究中,比较经典的是与催眠后遗忘症 (Posthypnotic Amnesia, PHA)。

  这类研究,用催眠模拟了一些记忆障碍,比如功能性失忆:在没有大脑损伤和疾病的情况下,因为心理创伤造成的失忆。

  在催眠中,被催眠者会在暗示下忘记一些特定的事情,直到收到“取消”的暗示——被告知“你现在可以记起一切”为止。通过这样的方式,可以人为的制造出“催眠后遗忘症”。

  l催眠后遗忘时,外显记忆和内隐记忆是“分离”的。人们会表现出受损的外显记忆,无法回忆在催眠中被暗示遗忘的事件。虽然他们是遗忘,遗忘的信息还在以内隐记忆的形式,继续影响着他们的行为、思想和动作。

  l催眠后遗忘是“可逆”的——当暗示被取消之后,他们的记忆就如同潮水般涌回来。

  “分离”和“可逆性”这两大特征,确定了“催眠后遗忘”不是正常的遗忘,因为记忆在催眠结束就回来了。催眠后遗忘反映的是,暂时不能提取已经被安全储存在记忆中的信息。

  这一点,使“催眠后遗忘”成为了有价值的研究工具。

  在实验室中,研究者认为“催眠后遗忘”和“功能性失忆”类似。

  这两种“失忆”有一些共同的特征。

  l外显记忆的丢失:“功能性遗忘”的个案报告显示,患者在经历创伤性事件,比如暴力性骚扰和挚爱死亡后,不能记起他们过去的部分或所有记忆;

  l内隐记忆不受影响:正如在催眠后遗忘中所体现的那样,他们仍然表现出被遗忘的事件的“内隐记忆”的证据——比如,他们他们会无意识地播出一个他们无法回忆起的家人电话;

  l可逆:正如他们突然失忆了一样,他们也会在某一天突然恢复记忆。

  大脑的临时遗忘

  “催眠后遗忘”=“失忆症”?

  为了深度“催眠后遗忘”和“失忆症”之间的关系,我们检验“催眠后遗忘”的大脑活动。

  一项2008年的研究

  选择了25名被时参与实验

  选择参加实验的所有的人,都对催眠敏感。但前测显示,只有一半人对“催眠后遗忘”暗示有反应(反应组),另一半人没反应(无反应组)。

  所有人都观看了45分钟电影,一周后,他们回到实验室,接受催眠。在催眠中,两组都接受了忘记电影的暗示。

  在fMRI(核磁共振)的监测下,进行了以下测试:

  l测试一:电影内容(40个问题)+观看电影时所处的环境(20个问题,如看电影时实验室的门是否关着)。问题只需“是”或“否”的回答。

  ——测量的是在“催眠后遗忘”生效时的记忆表现和大脑活动。

  l测试二:听到取消“催眠后遗忘”暗示后,再回答同样问题。

  ——测量催眠失效后的记忆表现和大脑活动。

  实验有了如下发现

  1) 测试一中,有反应组的人,比另一组忘了更多电影细节;

  2) 测试二中,当催眠暗示被取消,两组人回忆的电影细节相同;

  3) 遗忘的内容具有选择性,尽管有反应组的人回忆电影内容的有困难,他们在回忆观看电影的环境没困难。

  由此我们知道,“催眠后遗忘”暂时破坏了一些人回忆过去的能力。

  这个研究,还证明了催眠后遗忘

  与特定的大脑激活模式有关

  l无反应组的人,回忆电影内容时,的大脑中负责视觉化场景的部分(枕叶)和负责分析言语脚本的部分(左颞叶)都有较高程度的激活。这和普通记忆发生的模式一致。

  l无反应组回忆电影内容时,同样的大脑部位,活跃非常低。

  lfMRI还显示,负责调节其他大脑区域的前额叶皮层在有反应组有增强。

  “有反应组”对应大脑区域激活程度的下降,仅出现在电影内容失忆时,取消遗忘后就恢复正常,这也证明了脑激活程度的变化与暂时的记忆抑制有关。

  催眠效果是真实存在的

  研究证明,催眠暗示能影响大脑活动

  这个实验证明了,催眠暗示能影响大脑活动,而不仅仅是被催眠者的行为和体验——催眠的效果是真实存在的!

  该研究还细化了潜在的大脑过程——我们假设“催眠后遗忘”和“失忆症”的大脑过程是一致的。

  “催眠后遗忘”中大脑激活反映了一种抑制——一种因为前额叶皮层活动的加强,对记忆材料的快速的、早期的抑制。但是,抑制机制如何决定抑制什么呢?在这项研究中,只有电影内容而不是看电影环境受到了催眠影响。涉及记忆各种细,关于内容和环境的区别可能会变得非常模糊(比如,“电影是否由手持相机拍摄?”)。

  为了使它们之间的区分更精确,大脑的抑制器可能需要以足够高的水平处理信息。然而,抑制器也需要快速地处理信息,在信息进入意识之前,就在前意识中抑制信息的激活。通过比fMRI时间分辨率更高的技术,比如脑磁图仪(MEG),可能可以解答这看似矛盾的“精细”而又“快速”的操作问题。

  我们还想知道的事,在催眠后遗忘中的抑制机制,与在实验室和现实生活中出现的“遗忘”有怎样的关系。虽然,有一些遗忘是策略性的、需要努力的、有意识的(比如,“压抑”),另一些遗忘通常被认为是自动的(比如,抑制)。在了解了“催眠后遗忘”和“失忆症”的共同特征之后,我们可以去探索它们的更多的共同处(比如,策略的使用,动机,和意识水平)。

  在对“催眠后遗忘”的重要部分——内隐记忆和外显记忆的分离纳入成像研究之后,“催眠后遗忘”的神经基础会更加清晰。

  在“催眠后遗忘”和“失忆症”中,人们不能外显地回忆某些信息,但是,我们可以在内隐测量中发现相同的记忆材料。

  比如一个“催眠后遗忘”的被试可能不能回忆起“医生”(doctor)这个词,但是,他可以成功的完成填空“d_ _ t_ r”。

  在本文所述的研究中,没有对内隐记忆的评估,他们对于“再认”的评估实际上将内隐记忆和外显记忆混淆在一起了了。

  如果能够将二者的脑激活分开测量,我们或许可以更完整地描绘催眠和现实生活中的各种遗忘形式,以及所涉及的大脑的活动过程。

 

相关文章

客户评价Customer Evalu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