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心理咨询
华南心理教育服务领航品牌
专业 · 权威 · 创新

催眠个案丨回到童年,疗愈内在小孩!

来源:为本教育  发布时间:2019-04-26 10:49 标签:童年,内在

导语:【聆听内在小孩的哭泣】 看见孤单被欺负的自己 老师一开始用角色扮演的方式让我很快的进入情境里面,扮演了那些排斥我的小学同学,在对话中我毫无防备地进入到被激怒的情绪漩

  【聆听内在小孩的哭泣】

  看见孤单被欺负的自己

  老师一开始用角色扮演的方式让我很快的进入情境里面,扮演了那些排斥我的小学同学,在对话中我毫无防备地进入到被激怒的情绪漩涡中,我竟然很想过去搧她一个耳光!

  老师成功的策略点燃了我幼时的伤痛, 然后用一根大拇指瞬间催眠的方式直接让我进入到“我们不一样”的关键事件,这时我回到了还是宝宝的年纪,一个人很孤单的在娃娃床上,那是在骑楼外,没有人理我,感觉听到有人在讨论要把我送走了,不要我了!于是这个孤单的孩子觉得,自己是个没人爱的孩子!(第一颗信念的种子被植入)

  看见被迫送走委屈愤怒的自己

  老师再带领我到一个和新父母见面的场景,我从出生的家被抱走了,我不想离开,因为我即使再怎么苦也不想离开自己的亲生母亲,就在旧家快被抱走的那一刻 我大哭又心酸 彷佛这个世界就要被昏天暗地地摧毁了。老师引导我对亲生母亲大声喊:「妈妈,我不想离开,请让我留下, 求求你!」然后再看看亲生母亲的表情,她的表情是相当无奈的!此时我非常愤怒与委屈。

  看见生母的坚强与无奈

  老师继续引导我进入胎儿时期,当我还是个胎儿的时候,我曲着身体,听到妈妈在吵架,太多人叫她不要这个孩子了,但是妈妈不肯,妈妈很生气很愤怒,其他人不停的骂妈妈,甚至于是诅咒,老师问妈妈是否想对女儿说什么?妈妈说:「你是我唯一爱的见证!我一定要把你生下来啊!我的心肝宝贝!」并且重复到女儿听到为止,妈妈说:「宝贝女儿我爱你,我不是故意不要你的!」老师问我可以原谅妈妈吗?我摇头不肯, 接着老师问我是否愿意送一点光给妈妈吗?我很勉强的送了一条线这么细的深蓝光给妈妈,深蓝色代表我对妈妈的理解,但还是继续骂妈妈很笨,很蠢,因为再怎么苦,我也要和妈妈在一起。

  我不好?我很差?

  场景来到了5岁的我,我在幼儿园的喂兔子,喂兔子让我觉得很有趣,继续到和养父母有关一个关键的场景,那是在餐桌吃饭的我,我的碗内都是眼泪,因为我的养母说,若不是我的话,你早就当流浪儿了,这时的我觉得”自己是个很差劲的人”,充满委屈!(信念的种子植入了脑海)。

  老师带我发掘爱

  老师继续让我回到和养父母愉快的画面,我的养父抱着我坐在他的大腿上,紧紧的抱着我,亲我,让我感到他是爱我的,我深深的吸进养父母对我的爱!另外的一个画面是在沙滩上,老师让我去感受他们对我的爱,并且当我真真正正的感受到时,用左手拇指示意,当我用头脑来感觉的时候,我想我“应该”有,但我的潜意识还是让我的左手拇指完全不动!

  老师再引导我去看另一个被爱的场景,我勉强的找到一段关于在香港时,拍身份证时,我帮父亲整理衣领时,父亲看我的眼神,老师说,如果你感受到父亲爱的能量时,用左手拇指示意,这时的我还是没有任何的示意,老师不放弃的问我,去感觉那个眼神,那个眼神代表了什么?养父对我说:「20岁了,养你这么大,总算有点用」;

  我不敢太优秀

  我让自己变的很优秀,帮父亲去香港管理公司来报答父亲,另一个却对我自己说:「不要太优秀,太优秀要做很多事情,会很累的!」我对我人生的信念是:”该出场时出场,该躲的时候就躲起来,”老师问我什么时候该出场,什么时候该躲起来,我回答老师,在逼不得已的时候,我才出场,但一般都不出场!(透过催眠我觉察到原来潜意识深层的我是分裂的:我一方面想优秀证明自己的价值, 另一方面又不想优秀, 以免累死!)

  看见我的婚姻,问题出在哪里?

  接着峰回路转,临床经验丰富的老师又拐个弯带领我去看到我的亲密关系,在我的婚姻中,我父母间接的逼我结婚,在婚姻中,我感到很郁闷,很不自由,没有自己,在婚姻中丈夫照顾我如同父亲照顾我一样,那是一种很温暖的感觉,我也渐渐装成弱者,这样他才可以像父亲一样的继续照顾我,(行为背后的正向动力) 但日子久了,变成了掌控和操纵,我害怕他,我更加的没有主见了,也就不沟通了,于是大家也分开了,其实我觉得我自己也很笨,我的心纠结着,因为我疼惜我让自己变笨变蠢了,让自己变成一个没有主见的人。

  我渐渐理解到,有时候人在某些情况下会做无法选择的选择。(转念理解生母当时的处境)。

  老师引导我,开始原谅生母

  此时老师做了一个重要的引发点: 邀请我的生母来到我的正前方,我看到生母的表情,她笑了,她说:「你也很笨吧?」是的,其实我也很笨的!我对生母的原谅到达3分,老师问我当年母亲做的选择,在40多年前,生母在没有选择的时候,勇敢的选择生下然后送人,因为她无法养育,但在生母给我生命的份上可以多给母亲一点原谅吗?我回答: 「可以的,我可以给我的生母多一点点」,这份谅解来到了4分;

  当我再度的看生母的表情,生母祈求我的原谅,我和母亲并排坐着,我跟着老师的引导对母亲做了灵魂一项对话:「妈妈你是大的,我是小的,谢谢你给我生命,不管你做了什么?在我心中你永远有母亲的位子」,当我说到这句时,我真的没办法说出口,卡住了,老师用了另一个方法带领我,「妈妈你是大的,我是小的,不管你做了什么?我是你的骨肉,我是你的女儿,我尊重你的命运,我理解你的局限,我把属于你的命运还给你,妈妈!我好想你………….妈妈!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边说边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妈妈:「为什么你要把我送走?再怎么苦, 我都愿意跟你在一起啊!」

  近期课程安排

  美国NGH催眠第六期培训班(点击详细了解)

  经典班日期:2019年7月11--16日

  培训时长:6天4夜

  培训地点:广州

  培 训 师:

  陈一德

  ★美国NGH催眠师协会亚洲区总监

  ★中华身心灵成长协会理事长

  ★全球第三位、华人唯一有资格颁发美国NGH催眠训练讲师资格证书的催眠导师

  ★中国心理行业高级心理咨询,中国知名心理咨询职业培训师

  ★培育了无数知名催眠训练讲师,从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到我国两岸三地

  招生对象:适合0基础初学者,对催眠术好奇、感兴趣、想进一步了解催眠,想通过催眠自我完善、帮助自己或他人,或想以催眠术为职业人士

相关文章




客户评价Customer Evaluation